老参

アルジュナパワー欲しい
杂食,杂食,杂食
蓄力攒图中
废狗印度人中心 拆逆
请随意

小太阳

又开始画不出来……试着一小时(半)极限乱糊了

大家看看这对可爱骨科

林溪萌萌哒w:

“多大的刺客了袖剑还不会绑。”

给这位神仙的图配文 @老参
呜呜呜呜呜非常感谢😭️第一次收到这么好看的阿塞夫兄弟
完全就是本人了😭️
文章很短xx希望不要嫌弃
配合图片食用效果更佳!

―――――――――――――――――――――――

在第一百零一次扯坏袖剑的带子后,卡达尔彻底失去了耐心,把这个麻烦的玩意儿丢在一边。

二十分钟前他还兴高采烈地捧着心心念念的宝贝袖剑跑到哥哥面前炫耀:“你看你看,我拿到了!他们都没有!”随即便兴高采烈地把袖剑绑在手臂上。

啪嗒。

“这……这是意外!”看着哥哥尽力忍笑的表情,卡达尔急忙把它从地上捡起来,“是刚刚绑得太松了!你再看!”

啪嗒。

这个不服气的小朋友吃力地绑了一次又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它就是不听话地要从手上滑下来。

“噗。”马利克终于憋不住笑了,绕到他身后一手抬起他的左臂,另一手配合着系了一个简单牢固的绳结,“多大的人了,袖剑还不会绑吗?”

“……反正他们也没切掉我的无名指,就算会我也用不了嘛。”看着自己完整的左手,卡达尔愤愤地哼了一声。

“袖剑的意义不只是作为一种武器。”哥哥拍了拍他的肩膀,“更是一种对你能力的肯定。”

卡达尔清澈的蓝眼睛中能够看到折射出的太阳的光芒,只有他明白自己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为了追赶上自己心中的太阳。

那个太阳此刻就在眼前,伴随他每一次的成长,给予他鼓励,关怀,还有爱。

“你在发什么呆?”

“没,没什么……”

“今天就不用训练了,好好休息吧。”

“还有。”

“我为你感到骄傲,卡达尔,一直都是。”

日压切

 -腐向有-


又凑满九图


各位朋友,来吃下这口にほへし安利,我们从此就是生死至交

我推们的快乐表(2008-2018)

感觉还是周那和露露两个我爱的最深沉的难画好啊……

最近的

日压切  落狗

鬼哭醉梦魔京

被PAKO爹一张摸鱼一脚踹回坑

然而我还是没有号叔